《妖王凶猛小道姑快跑》 小說介紹

推薦精彩小說《妖王凶猛小道姑快跑》本文講述了林夕夕,榮謝的愛情故事,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:

《妖王凶猛小道姑快跑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林夕夕滿心絕望的想著這下要追隨她那便宜師傅去了。

而且最悲催的是,這次不但是個枉死鬼,還得是個餓死鬼!

等了一會兒,林夕夕冇有等到想像中的疼痛,不由將眼睛睜開一條縫,向外看去。

我……

林夕夕不敢置信的左右張望,除了她跟懷裡的白狐狸,那些匪徒全都不見了!

放過她了?

腦中閃過那些人凶狠扭曲的臉,林夕夕好看的秀眉蹙了起來。

那些個人能放過她纔有鬼了!

不對,這是哪兒?

林夕夕這才驚愕的發現,她早已經不在那個破舊的清風觀之中。

而是身在一片世外桃源。

一間別緻的茅草屋,屋前三四塊不知道種著什麼的田地,七八顆不知道品種的果樹上掛滿了誘人的果子,以及一口小井。

林夕夕盯著那些紅彤彤的果子就移不開視線了,肚子也適時地響起了“咕嚕嚕”聲。

撲麵而來的濃鬱靈氣讓榮謝有一瞬間的怔愣,不由自主的放軟了狐尾,舒張毛孔開始吸收靈氣,補充妖丹內因為妖力枯竭而帶來的劇痛。

可當榮謝看到那些果子後,暗金色的狐眸瞬間縮成一線。

竟然是已經在世間絕跡千年的盤古果、混沌果、幽冥果、菩提果!

每種還是兩株!!!

這讓見過諸多好東西的玄天界第一妖王榮謝都忍不住眼紅起來。

彆人彆說有一株了,就是有一小節樹根都值得傾整個家族、乃至整個門派之力,全力栽培。

隻求千年之後開花結果,造福整個家族門派!

而當榮謝看到因為長時間冇人采摘,每顆樹下都有自行脫落的乾癟果屍,和十幾個果核後,這種眼紅轟然達到了頂峰。

簡直暴殄天物!

要不是身為妖王的理智時刻提醒著他,他早就狂奔過去,將其連根拔起占為己有了。

其他三種暫且不提,光說這盤古果,據傳是盤古大神手持巨斧開天辟地之時,虎口被反震之力震裂,鮮血與混沌之氣纏繞化為一粒種子。

天地初開後,落地生根,迅速成長為一顆半人高的小樹,並結出九個果子。

凡人食之可生死人肉白骨,長生不老。

妖族食之可脫胎換骨飛昇仙界。

傳說雖然誇大其實,但不可否認盤古果確實是一味非常珍稀的靈藥。

而且也恰好是讓他短時間就能恢複實力的靈藥。

凡人要想食用,須得將其製成丹藥,不然……

“哢擦,哢擦……”

榮謝的思緒立刻被這近在耳邊的聲音拉了回來,他抬眸看去,隻見一隻纖細白嫩的手掌,托著顆紅潤潤的盤古果遞到了他嘴邊。

林夕夕興奮的聲音同樣在他耳邊響起:“小狐狸,給你個果子吃!太好吃了,不知道狐狸吃不吃果子……”

林夕夕後麵說了什麼,榮謝一點也冇聽見,腦中隻迴盪著一句話:……輕則全身筋脈被廢,重則爆體而亡……

榮謝渾身皮毛倒豎,顧不得身上的傷痛,猛地撲向林夕夕正啃著的盤古果:“不要吃!”

可出口就變成了小動物的“嗚咽”聲。

榮謝一怔,隨即懊惱的不斷扒林夕夕胸口的衣服,心裡不斷的喊道:吐出來,快吐出來!

林夕夕不防備懷裡的小狐狸發難,一時不察,被它撲倒在地,可即便是這樣,她還是捨不得放開手裡的果子。

一方麵實在是太餓了,另一方麵這果子汁水肥美、口感爽脆,簡直不要太好吃!

而且果肉一下肚,渾身都暖洋洋的像是泡在溫泉裡一樣。

幾乎是眨眼間,林夕夕手裡的盤古果就隻剩一個果核了。

扔掉果核,林夕夕安撫性的呼嚕了一把小狐狸的毛:“乖乖,彆鬨哈!等會兒就給你找肉吃!”

榮謝抓狂,神她孃的肉,你快給本尊吐出來!

林夕夕卻再次伸手去摘盤古果,還有這麼多,這次她一定要吃個飽!

“唔,好痛!”林夕夕忽然一僵,人“彭”的一聲栽倒在地。

她蜷成一團,隻覺得整個人像是變成了一隻正在充氣的氣球,在針尖上滾來滾去不但冇被戳破,還越膨越大。

很快,林夕夕就疼的神誌不清了。

榮謝早在林夕夕倒下的瞬間,就焦躁的不斷在她身邊轉悠,口中“嗚咽”有聲。

都跟你說了,不要吃,不要吃!

眼看著林夕夕的瞳孔放大,身體不斷膨脹,就要爆體而亡!

榮謝一咬牙,張口吐出一枚金燦燦的妖丹。

妖丹一出現就像是有意識一般,自動飛入林夕夕口中。

而榮謝再也支撐不住身體,撲倒在林夕夕身側。

妖修是靠修煉妖丹獲得修為的,可以說妖丹承載著妖修全部的修為,這也是那些人為什麼要截殺他的原因。

冇了妖丹,妖修就相當於成了廢物。

一旦此時有人發動攻擊,榮謝必死無疑!

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林夕夕睫毛一顫,睜開了雙眼,她茫然的看著剔透的天空,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可很快她就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。

林夕夕想抬手狠狠敲自己一下,冇出息!白長這麼大了,竟然連果子有冇有毒都不知道提前試一下!

一抬手,林夕夕就察覺到一個溫熱的物體正伏在自己胸上。

她垂眸看去,正好跟胸前的物體四目相對。

小狐狸!原來它一直守在自己身邊!

“小狐狸,是不是你在照顧我?”林夕夕抱起小狐狸,親昵的蹭了噌它的鼻尖,心裡暖乎乎的。

榮謝見林夕夕醒了,心裡的大石頭也落了地,他剛想叮囑她以後不要亂吃東西,就嗅到一股獨屬於少女的幽香,以及鼻尖上突然襲來的滑膩觸感,登時渾身僵硬臉色爆紅。

幸虧他現在是原型,毛髮覆蓋著臉頰,要不然一定會被察覺!

自從誕生以來,從未有雌性敢這般對待他!

這人族簡直膽大妄為!

不顧榮謝的掙紮,林夕夕用吸貓的手法,狠狠吸了一次狐狸。

鬨騰完,林夕夕左右環顧一週,很顯然她還在世外桃源裡,隻不過這一次她可不敢在去摘那些果子了。

這到底是哪裡?

就在林夕夕糾結的時候,眼前突然出現一個“小電影”,咳咳,不是那種小電影。

而是類似投影儀一樣的畫麵,有聲像的那種。

小電影裡的場景赫然就是將軍山的清風觀,而且那幾個獵捕小狐狸的匪徒也在其中。

隻聽其中一個說道:

“大哥我們已經搜遍了整座道觀,都冇找到那小道姑跟白狐狸,這下該怎麼跟副城主交代?”

刀疤臉男人聽到這話,雖冇開口,臉色卻陰沉的嚇人。

“真是奇了怪了哈,大哥你都把刀駕到那小丫頭脖子上了,她是怎麼脫身的?”

“老子怎麼知道,走,回白虎城!”

幾個匪徒說完後,就陸續離開了清風觀。

林夕夕一臉懵逼,剛剛那是……

不等林夕夕想明白,就覺得胸前一熱,眼前一花,她重新出現在了清風觀之中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