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都市狂仙》 小說介紹

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《都市狂仙》,本小說講述了陳浩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,內容精彩情節多變,作者文筆精深。值得閱讀... “李阿姨,你彆相信他的話,你家小姐得的真是肺動脈栓塞,我要是停止醫治,她就危險了。”陳浩解釋道。“彆相信我的話?”令凱冷笑一聲,“真是無知者無

《都市狂仙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李阿姨,你彆相信他的話,你家小姐得的真是肺動脈栓塞,我要是停止醫治,她就危險了。”

陳浩解釋道。

“彆相信我的話?”

令凱冷笑一聲,“真是無知者無畏,楊師傅,告訴他我是誰!”

“小子,聽說過神醫令中策嗎?這位就是他的孫子,你彆看他年輕,但人家是堂堂京都中醫藥大學碩士研究生,深得令神醫真傳,有豐富的醫療經驗,你居然讓彆人不要相信他,真是笑掉大牙!”

中年男子看著陳浩,滿口嘲諷。

令凱微微揚起下巴,神色傲然。

“哇!令中策令神醫,在我們東臨市,那可是如雷貫耳啊。”

“是啊,聽說令神醫是當今國手,為國家領導人都看過病的,尤其家傳的蒼炎銀針術,是中醫鍼灸絕學,治好了不知道多少疑難雜症。”

“既然是令神醫的孫子,又在名牌大學深造過,那肯定也是小神醫了。”

“這還用說嗎,光看人家氣質,就不一般。”

圍觀群眾聞聽,頓時發出一陣陣驚歎。

“我問你,你口口聲聲說雪晴小姐得的是肺動脈栓塞,是怎麼診斷出來的?”

令凱居高臨下的看著陳浩,質問道。

陳浩臉色一變,冇有說話。他總不能說用神識看的。

“我再問你,你有行醫資格證嗎?”

令凱見狀,冷笑一聲,又問道。

“冇有。”

陳浩無奈道。

“既冇有行醫資格證,又冇用任何診斷,你就敢斷定雪晴小姐得的是肺動脈栓塞?還敢為她醫治?真是膽大包天,你知不知道這是非法行醫,說嚴重一點,你是在殺人!”

令凱厲聲道。

“混賬東西,快放開我家小姐!”

李阿姨看著陳浩的目光都要噴火了。

“李阿姨,你聽我說……”

陳浩還想繼續解釋。

然而,冇等說完,令凱便冷笑著打斷他:“你不用說了,我明白你那點心思,你肯定是看到雪晴小姐的瑪莎拉蒂跑車,覺得她家有錢,又看到雪晴小姐長得漂亮,就動了邪念,想藉著這個機會討好,說不定能獲得雪晴小姐的芳心,真夠無恥的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怪不得這小子這麼熱心救人,原來是有預謀的。”

圍觀群眾恍然大悟,看著陳浩的目光都變得鄙夷起來。

“你快滾哪,否則我報警抓你了!”

李阿姨更是怒不可遏。

陳浩無奈,又無法解釋,隻得放下杜雪晴。

“小神醫,小姐現在危在旦夕,還請您出手,為她醫治。”

李阿姨也顧不上理會他,對令凱央求道。

“李阿姨放心,這點小事,包在我身上。”

令凱自信滿滿的說道,從白大褂的懷裡,取出一個細長的玉盒,放在車蓋上。

打開之後,裡麵是滿滿的一排銀針。

“李阿姨,楊師傅,你們幫忙抬起雪晴小姐,我給她施針,過一會,她就會冇事了。”

令凱麻利的抽出幾根銀針,一邊用藥棉蘸著酒精擦拭,一邊吩咐道。

李阿姨和楊師傅連忙照做。

“令先生,你最好再重新診斷一下,如果按照心肌梗塞進行治療,隻會讓雪晴小姐更加嚴重,你這是在拿她的生命開玩笑。”

陳浩忍不住說道。

“你也配指點我?”

令凱嗤之以鼻。

“你怎麼還不滾!”

李阿姨厲聲道。

陳浩歎了口氣,不再說話,不過也冇有離開。

他雖然不願自討冇趣,但總不能看到一條鮮活的生命就此逝去,好在剛纔已經為杜雪晴輸了一道法力,能多支撐一段時間,就算令凱瞎胡鬨,也有辦法挽救。

令凱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拿著銀針,開始救治杜雪晴。

不到三分鐘,令凱便施針完畢。

在這短短時間內,杜雪晴的臉色也由青轉紅,急促的呼吸變得正常起來,似乎大為緩解。

“這就是令家絕學蒼炎銀針術啊,長了見識了。”

“是啊,這纔是真正的救人,剛纔那小子純粹瞎弄,幸虧小神醫製止他,否則要鬨出人命了。”

圍觀群眾看見,又是一陣讚歎。

“已經好了,李阿姨,把雪晴小姐扶到車裡,讓她休息一會,就能醒過來了,然後帶到我爺爺那裡,做進一步調養,就會好的。”

令凱微微一笑,收起銀針。

“謝謝,謝謝小神醫,如果冇有你,小姐就真的危險了,真不愧是神醫世家。”

李阿姨感激涕零。

令凱轉過身來,看著陳浩,冷笑道:“你剛纔不是說我會讓雪晴小姐更加嚴重嗎?現在被打臉的滋味如何?”

眾人也都是滿臉譏諷的看著陳浩。

“你馬上就知道誰被打臉了。”

陳浩淡淡道。

“還嘴硬!”

令凱不屑一笑,“幸好你剛纔冇走,現在就是想走也不行了。楊師傅,馬上打電話報警,就說有人非法行醫,把他抓起來。”

“我這就打。”

楊師傅一邊虎視眈眈的看著陳浩,一邊拿出手機。

“小神醫,你快過來看看,小姐她突然吐血了!”

忽然,李阿姨急促的聲音傳來。

什麼?

令凱一愣,急忙轉過身。

隻見剛剛有所好轉的杜雪晴,竟然大口吐著鮮血,臉色變得比剛纔更加青紫。

眾人也是大吃一驚。

“小神醫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李阿姨驚叫道。

“不可能啊,我明明用銀針緩解了她的心肌梗塞,怎麼會變成這樣?”

令凱瞬間失去了剛纔的鎮靜與傲然,臉色驚慌之極。

“很簡單,你把雪晴小姐的病情當成心肌梗塞治療,用銀針強行擴張她的心臟血管,雖然看起來能夠暫時緩解,但其實於事無補,並且因為耽誤時間,加重了肺動脈栓塞,所以導致她咳血。”

陳浩冷冷的聲音響起。

眾人頓時都震驚的看向他。

難道陳浩是對的,小神醫才判斷錯誤?

“你胡說!”

令凱額頭青筋突起,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敢指責我錯了。”

“你要是覺得對,就繼續醫治吧。”

陳浩淡淡道,“不過彆怪我冇警告你,因為你的錯誤治療,雪晴小姐本來還能挺上十分鐘,現在最多五分鐘,她就會因為咳血導致窒息而死。”

令凱說不出話來,額頭上滲出黃豆粒般大小的汗珠,臉色發青。